蓋世古仙醫 - 第1章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“韓主任?”有人耳朵靈敏,忽然反應過來:“他是林城市規劃局的韓三千韓主任啊!”“聽說他大哥是咱林城四大家族之一韓家的家主,財力雄厚啊!”韓三千的來頭,凡是在古玩市場混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因為傳言他酷愛古玩文物,甚至這古玩市場的地皮當初都是他親自批下來的。否則哪裡還有這些古玩販子和古玩愛好者的聚集寶地。見到韓三千親臨現場,店老闆當場人傻了。他哪裡敢在韓三千的面前賴賬,臉色土色地苦笑道:“韓、韓主任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“秦凡,你被開除了!”

林城市第一人民醫院,急診兒科主任辦公室中。

一名面色微冷的美女醫生,正眼神嚴厲地盯著面前驚慌失措的青年。

“冷主任,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,那個病人根本不是我接診的。”

秦凡滿頭大汗,臉色焦急地向面前的主任解釋道。

他從林城醫科大學畢業後,就在一直在第一醫院實習,相貌普通平凡,膽小老實。

然而今天,卻出了大事。

眼前這個名叫冷冰霜的女人,是第一醫院急診兒科的主任。

冷冰霜容貌清麗出塵,像是一名從天而降的絕美仙子,在醫院裡追求者眾多。

但同時,她的脾氣也不是很好惹,但凡在工作上出了一點差錯,就會被她無情指責一頓。

秦凡之前還覺得冷冰霜隻是工作態度嚴謹,沒想到自己今天也栽到了她手上。

急診兒科的一個小朋友得了痢疾,誰知道醫院卻給他開了通便潤腸的急性藥。

最後小朋友上吐下瀉,差點休克過去,家長找上門,發現病曆單上的藥竟然是秦凡開的。

“你還跟我狡辯?這小孩子的病曆上面都是你簽的字!”

“我本來還以為你隻是疏忽,沒想到你居然還不老實認錯。”

“從今天開始,你不用實習了,明天來收拾東西離開醫院吧!”

冷冰霜在秦凡的離職證明上飛速簽下自己的名字,推了過來。

對於這種沒有絲毫職業道德的實習醫生,冷冰霜通常不會給任何機會。

“怎麼可能?”

秦凡接過病曆單一看,上面果然寫著自己的名字。

然而他立刻發現了不對勁,這簽名的筆畫很不順暢,就像是仿造自己的筆跡,難道是有人想陷害自己?

但就算現在秦凡有一百張嘴,在白紙黑字面前,都沒辦法狡辯了。

等秦凡神色頹然地離開醫院,他隻能是深吸一口氣,往家趕去。

沒辦法,誰讓自己隻是個小人物,沒背景沒權勢。

就算被人欺負到了頭上,也沒辦法反抗,隻能默默咬牙忍受。

秦凡唯一擔心的,是怕這件事被家裡的母親知道,她好不容易把自己撫養長大,自己能當個醫生,本來是光宗耀祖的事情。

結果現在被醫院掃地出門,傳出去,母親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親戚朋友。

哢嚓。

“小曼,我回來了,今天晚上吃什麼啊?”

秦凡扭開出租屋的門把手,剛剛問了一句,就聽到房間裡有些奇怪的聲音。

他眉頭一皺,立刻貼到臥室門邊。

“你猴急什麼,秦凡還得兩個小時才下班呢!”

“嘿嘿,我跟你好久都沒親熱了,不急怎麼行?”

一男一女的聲音,讓秦凡瞬間怒火上湧,因為這兩個人,他都很熟悉。

女的是秦凡大學四年的女友黃小曼,男的,是第一醫院內科主任的兒子劉旭!

劉旭其實也是秦凡的大學同學,但因為家裡有錢有勢,經常出些肮臟不堪的花邊新聞。

甚至最可怕的,是有人因為被他侮辱而在人民醫院跳樓,事後劉旭的父親卻用錢擺平而這件事。

總之,這個劉旭簡直是人渣中的人渣。

想不到黃小曼和這種人搞在了一起,給秦凡戴上了一頂顏色深深的綠帽。

秦凡本想衝進去狠狠收拾一下這對狗男女,但還沒動步子,心裡傳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。

他沒劉旭家有錢優勢,就算進去暴打一頓劉旭,他肯定也會報複回來。

而且自己現在被第一醫院給開除,前途未卜,哪怕黃小曼不出軌,自己又怎麼能維持這段感情?

一瞬間,秦凡自嘲地笑了笑,癱坐在牆邊,深深地埋下頭。

“對了,我讓你嫁禍秦凡那事兒你做好沒?”

然而這時,房間裡劉旭的陰險聲音再一次傳來。

“做了,我模仿他的筆記,給腹瀉病人開腸通片,這種醫療事故,夠他喝一壺了。”

黃小曼笑了笑,語氣中帶著幸災樂禍。

“漂亮,這下他就算不被開除也沒有資格再轉正了!”

“那你爸爸能把這次唯一的轉正資格給我嗎?”

“那當然了,你是我爸未來的兒媳婦,他不給你給你誰啊?”

“本來秦凡才是這次實習成績最好的那個,冷主任還挺看重他的,現在機會全都歸我了!”

“别提那個冷主任了,長得確實漂亮,但是老子以前追了她那麼久,一點機會都沒有,隻怕是個彎的。”

臥室中的兩人,肆無忌憚地交談著,他們絕對想不到秦凡會提前回來。

秦凡眼睛瞪大,這才明白,原來病曆單上的簽名是黃小曼模仿的?

黃小曼和自己一樣在醫院實習,也是最熟悉自己的人,確實隻有她才能做到。

接下來,房間裡傳來兩人粗重的呼吸聲。

“算了,你還是早點回去吧,萬一秦凡回家撞見我倆就慘了。”

片刻後,黃小曼忽然開口勸了一句。

“撞見就撞見,我老早就看這小子不爽了,憑他一個鄉巴佬,還敢跟老子動手?”

“主要是我怕秦凡狗急跳牆,他這種窮山溝裡出來的,說不好。”

“怕什麼,我記得秦凡家裡不就有個老母嗎,從小就死了爹的傢夥,慫包一個,怕不是她媽和哪個流浪漢生下來的野種,哈哈......”

聽到劉旭這話,秦凡再也忍無可忍了。

自己被這兩個狗男女陷害丟了工作,還被戴了綠帽子,都無所謂。

但母親是自己最後的底線,誰敢碰自己這片逆鱗,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。

嘭!

“他媽的你們有種再說我媽一句!”

秦凡直接一腳踹開房門,嚇得床上光溜溜的兩人渾身一顫。

“秦凡,你、你怎麼回來了?”

見到來人是秦凡,黃小曼不由得往後縮了一縮,像是有點不敢面對秦凡。

“黃小曼,我自認對你還不錯吧,這幾年你想要啥我都儘量滿足,你想分手可以直說,為什麼陷害我還要罵我媽?”

秦凡雙眼通紅,怒氣沖沖地直逼向床上的黃小曼。

“好!既然你這麼說,那我就跟你攤牌!”

“這四年,你給我買的都是些什麼破爛你心裡沒數嗎?買塊玉佩還從地攤上撿便宜,你當是去撿垃圾呢?”

“人劉旭跟我在一起三個月,就給我買了古馳阿瑪尼和香奈兒,你那點工資,敢往香奈兒店裡踏一步嗎?”

黃小曼乾脆也不裝了,從脖子上扯下一塊綠色的玉佩,甩給秦凡。

旁邊的劉旭這時候反而不怕秦凡了,他從錢包裡抽出十幾張百元大鈔,砸向秦凡的臉:

“秦凡,反正你都看到了,老子就警告你,你的女人老子睡了,這點錢拿去買張車票滾回鄉下吧,别打擾老子的好事!”

“我去你媽的!”

秦凡被漫天的鈔票一激,氣血上湧,直接一拳砸在劉旭面門。

“媽的臭吊絲敢打老子!”

劉旭嘴角被秦凡打出一絲血跡,眼神猙獰地撲了上來。

他以前就是學校籃球隊的,身高足有一米九,反腳直接將秦凡踹飛幾米遠。

砰砰砰!

劉旭抓住秦凡的衣領,一拳拳砸在他臉上,將秦凡打得鼻青臉腫。

殊不知,就在兩人打鬥時,秦凡的血液滲進了那塊綠色的玉佩之中。

一抹淡淡的金光,一閃而過。

“呸!臭吊絲一個!”

劉旭把秦凡暴打一頓,還不忘啐了一口。

然後劉旭和黃小曼穿好衣服,也不管地上的秦凡,勾肩搭背地離開了出租屋。

“我......我要死了嗎?”

秦凡隻覺得身上到處都傳來劇烈的痛楚,意識也開始變得模糊不清。

就在他以為自己要被活活疼暈過去的時候,腦海中忽然傳來一道空靈的聲音——

“本尊乃是絕世醫穀穀主,此番傳授本穀主畢生所學於有緣人。”

“既獲本穀傳承,重振絕世醫穀的重任也需你一肩擔之。”

“希望你秉持善心,行醫救人,萬不可踏上歪魔邪道,否則必將引火燒身!”

與此同時,一股巨大的能量從綠色玉佩中湧進秦凡的身體裡面,開始修複他的五臟六腑。

並且,無數晦澀的記憶開始出現在秦凡的腦海裡面。

絕世醫穀、醫術傳承、天下第一大宗......

什麼風水玄術、修煉法門、中醫秘術等等,龐大的資訊量幾乎讓秦凡的腦子快要炸開。

片刻之後,秦凡終於猛然坐起身來。-cbr

愛古玩文物,甚至這古玩市場的地皮當初都是他親自批下來的。否則哪裡還有這些古玩販子和古玩愛好者的聚集寶地。見到韓三千親臨現場,店老闆當場人傻了。他哪裡敢在韓三千的面前賴賬,臉色土色地苦笑道:“韓、韓主任,原來是您來了,我......”“小兄弟,這畫你考慮一下,我韓三千沒什麼别的愛好,就好這口,希望你能圓我這個心願。”韓三千沒有搭理瑟瑟縮縮的店老闆,轉頭繼續詢問秦凡。秦凡考慮了片刻,覺得兩千萬的價格賣


  • 目錄
  • 設定
  • 書頁
  • 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