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追了楚總,太太她不要你了免費閱讀 - 第1章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落溪以為蘇葉出了什麼大事,誰知道進來就看到她拿著一塊手錶哭,她湊過去仔細看了看,手錶連個刮痕都沒有,不知道為啥哭。“這......誰的手錶?”落溪不明所以。蘇葉顫聲答:“顧澤也的。”落溪:“哦,那你哭啥?你把他手錶弄壞了?我瞧著這不好好的麼。”蘇葉聽她還沒get到其中的內涵,提醒道:“你不覺得他的手錶出現在我睡覺的房間,是件很詭異的事情嗎?”“哪裡詭異了?不是他昨晚把你帶走的嗎。”落溪沒覺得哪裡不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陸仁還沒有靠近那片峽穀,就感覺到一股氣息鎖定了自己,他也不隱藏,繼續向前飛行。

“前面的朋友,既然來了,就過來吧!”

一個青年朝著陸仁大聲道。

陸仁飛了過去,落在眾人面前。

其他一幫武者,感受到陸仁的實力,也是皺了皺眉。

元尊境二重中期,這等實力,有些不夠看。

“你可降服了一門異五行?”

一個青年看向陸仁,露出和善的笑容。

這青年身材魁梧,七尺高,留著烏黑的長髮和濃密的眉毛,穿著灰色長袍,身上散發出十分強大的氣息,是一位元尊境六重初期的武者。

陸仁點點頭,道:“不錯,我剛剛降服了一門異五行!”

“那你可有興趣加入我們?”

青年接著問道。

“加入你們?”

陸仁一臉錯愕。

“一萬五年份的麒麟雷金,便在這峽穀之中,以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的實力,都不可能降服,你若能加入我們,助我們降服麒麟雷金,事成之後,有一百萬上品靈石的傭金!”

魁梧青年道。

“風欒雲,這小子隻是一個元尊境二重武者而己,能幫什麼忙?”

另外一個大漢一臉不屑道。

他們當中,實力最弱的都有著元尊境五重,而且都是潛龍榜上的天才,如今讓一個元尊境二重武者加入,他們自然不爽。

“人多力量大,多加一個人,我的機會就多一點,如果失敗了,我也不虧,如果成功了,也隻是多出一百萬而己!”

風欒雲道。

在他看來,陸仁己經降服了一門異五行,還沒有離開,肯定想賺取一些傭金。

在五行秘境,遇到危險,是不會有任何生命危險的。

他身邊的這些人,也都是降服了異五行的,留下來都是為了幫他。

唰唰唰!

就在這時,遠空,響徹起來劇烈的破空聲,速度極快,所有人聽到聲音,空中,己經浮現出十幾道身影。

這十幾人,都是青年,每一個都身穿月白色修煉服,身後有著九龍圖案,一個個眼神鋒利,如劍刃一般。

站在最前面的青年,目光深邃如深淵一般,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。

“九龍古宗的弟子,敖家天才,敖萬裡!”

風欒雲震驚出聲。

其他的十幾位潛龍榜天才,也是紛紛驚呼。

他們不僅僅震驚九龍古宗弟子,更震驚為首的天才,敖萬裡。

敖萬裡,去年潛龍榜排名西百零三名,是一個真正的天驕,要知道,能夠排名西百一十名前面名次的,都是元尊境六重巔峰。

但敖萬裡卻是以元尊境六重初期,殺到了西百零三名,足以證明其天賦和戰鬥力十分逆天。

如今,敖萬裡更是修煉到了元尊境六重巔峰,元尊境七重之下,隻怕無人是其對手!

“原來是風欒雲,就憑你們這幫人,也想要打麒麟雷金的注意?哪怕你們人再多,也不過徒勞無功而己!”

敖萬裡目光狂傲,掃視著風欒雲等人。

“敖萬裡,隻要嘗試了,總有機會,不久前就有人將深淵寒流降服,這便說明,一萬五年份的異五行,想要降服,也不是不能成功!”

風欒雲道。

“嗬嗬,如今我們九龍古宗的弟子到了,你們都可以滾了,麒麟雷金,隻有我能夠拿!”

敖萬裡冷笑起來,說話之間,絲毫不給風欒雲面子。

風欒雲其實也是九龍古宗的弟子,但九龍古宗內部,分為很多族係,而最強的族係,自然就是敖家!

所以,風欒雲遠遠比不上敖萬裡,無論是身份,地位還有實力,都遠比不上敖萬裡。

“哼,我們看看,你們如何降服麒麟雷金!”

風欒雲冷聲道。

如今,敖萬裡出現了,他們自然無法再對麒麟雷金下手,隻能等敖萬裡先嚐試,如果敖萬裡失敗了,他還有機會。

如果敖萬裡成功了,他隻能退而求其次,去降服其他的異五行。

“想要漁翁得利?將他們全部都圍起來!”

敖萬裡大喝道。

立刻,十幾個九龍古宗的弟子,便將風欒雲一幫人圍了起來。

“敖萬裡,你不要欺人太甚了!”

風欒雲沉聲道。

“我就是欺人太甚如何?”

敖萬裡目光橫掃十幾個人,雙手揹負身後,道:“你們一幫人,今日若是助我降服麒麟雷金,以後便是我敖萬裡的朋友,若是不願意相助,那就隻能夠將你們一個個打出五行秘境了!”

言語之中,儘是威脅之色。

“敖萬裡,今日大不了和你拚一拚,我們這麼多人一起出手,就算不敵你,也能將你們一幫人全部打出五行秘境,到時你孤身一人,我看你如何降服麒麟雷金!”

風欒雲冷聲道,身上也是瀰漫出強大的氣息。

其身邊的一幫武者,也是憤怒無比。

他們幫風欒雲,都是為了還人情。

可如今,這個敖萬裡,居然想要逼迫他們。

反正他們都降服了異五行,也不怕打出五行秘境。

“嗬嗬,孤身一人?看來你們是想要見識一番,天龍血脈的威力!”

敖萬裡臉上凶煞的氣息更濃,嘴角泛起一絲冷笑。

吼!

突然間,龍吟聲響徹起來,在敖萬裡的頭頂上空,凝聚出一條銀色的巨龍,充滿霸道無匹的氣場,這條巨龍,明顯比敖軒釋放出來的,要強大幾倍。

同樣是天龍血脈。

彼此之間,也有著莫大的差距。

而敖萬裡的天龍血脈,血脈更強,别說同輩武者,哪怕是一些老一輩的敖家強者,血脈都比不上敖萬裡。

眾人感受到天龍血脈,體內的血脈,都感覺到巨大壓抑,這是天龍血脈,血脈榜排名第五的強大血脈。

“天龍血脈,果真不簡單!”

陸仁的眼眸之中,閃過一絲驚訝之色。

當初敖軒的天龍血脈,和這個敖萬裡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。

“想要加入我隊伍的,現在可以站出來!”

敖萬裡冷酷出聲。

其身後漂浮的天龍,也是發出一聲龍吼,震人心神。

許多人的臉上,都露出難看至極。

哪怕是風欒雲,臉色都無比難看,這個敖萬裡的實力太強了,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,真要動手,隻怕敖萬裡施展血脈神通,就能將他們一個個擊敗。

“我....我加入你的隊伍!”

陸仁立刻站了出來,大聲道。

敖萬裡瞧了眼陸仁,笑道:“元尊境二重?雖然派不上什麼用場,但你識時務,過來吧!”

“多謝,敖天驕!”

陸仁拱了拱手。

“這小子,果真是牆頭草,幸虧沒讓他加入我們的隊伍,說不定就掉鏈子!”

一個武者憤怒的盯著陸仁,那個表情,彷彿要將陸仁生吞活剝了一樣。

他最痛恨的,就是這種牆頭草。

cbr

啥?你把他手錶弄壞了?我瞧著這不好好的麼。”蘇葉聽她還沒get到其中的內涵,提醒道:“你不覺得他的手錶出現在我睡覺的房間,是件很詭異的事情嗎?”“哪裡詭異了?不是他昨晚把你帶走的嗎。”落溪沒覺得哪裡不對。蘇葉見她如此遲鈍,心一橫,直接說了:“我醒的時候身上沒穿衣服,這塊手錶是我在浴室發現的,浴室裡還有一條用過的浴巾,懂了嗎?”落溪:......好像懂了。這......確實值得大哭一場。“啊。”蘇葉


  • 目錄
  • 設定
  • 書頁
  • 頂部